欢迎来到114icw88维护网!登录免费注册 加为收藏

深度解读谁在投资本土芯片企业?

日期:2021/10/14 11:14:46
摘要:本月23日, 华为 哈勃旗下深圳哈勃发生工商信息变更,其注册资本由此前的20亿元变更为45亿元,增幅高达125%,显示出对市场强大的信心。从2019年成立以来,华为哈勃频频出手,两年投资近30家 半导体 公司,这样的投资速度堪比一线VC/PE(风投/并购)机构,说是投资黑马一点都不过分。

投资黑马?

本月23日, 华为 哈勃旗下深圳哈勃发生工商信息变更,其注册资本由此前的20亿元变更为45亿元,增幅高达125%,显示出对市场强大的信心。从2019年成立以来,华为哈勃频频出手,两年投资近30家 半导体 公司,这样的投资速度堪比一线VC/PE(风投/并购)机构,说是投资黑马一点都不过分。

28日, 小米 长江产业基金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入股瓴盛科技,后者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,以SoC产品为主的半导体公司。小米长江基金成立以来同样动作频频,7天内投资两家公司,投资速度令人咋舌。

无论是华为,还是小米,甚至是传统VC,PE,近来都有大量投资涌入半导体,市场趋向狂热。火热到狂热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?这样的投资对整个产业又有何意义?

成熟的资本链正在国内形成

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成立以来华为哈勃已经投资41家企业,覆盖了天使轮到上市各种融资阶段,产品包括了半导体材料,连接器,设计软件,芯片,MEMS等众多品类,并且产品的版图还在持续扩大。

(2021年华为哈勃投资的部分半导体公司)

去年9月,华为哈勃收获了第一家上市公司——在上交所上市的思瑞浦,而哈勃投资的灿勤科技也在稍晚的12月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员会的审核,未来也将登陆上交所,非常有可能成为哈勃投资的第二家上市公司。此外,山东天岳,东芯半导体也发布了上市计划。哈勃的成立打破了任正非“不投供应商”的原则。华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中遭受重创,哈勃穷尽半导体产业上中游的投资举动可以视作华为的自救,更可以看作整个国产半导体行业的升级证明。

华为哈勃并不是半导体产业第一家投资机构,我国半导体领域创业投资的开拓者是华登国际,这是一家全球知名的高科技产业创投机构,也是为数不多历经我国经济发展和国际化全过程的投资公司。上世纪90年代,华登国际将风险投资的概念带入中国,对早期国内半导体的创业起到了显著的推动作用。目前,华登国际国际已经投资实际超过120家半导体企业,也涵盖了 IC设计 ,晶圆制造,封测,材料全产业链。

上月18日,格科微 主板 上市,首日大涨145%,华登国际,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均对其进行注资。华登国际耕耘中国半导体已久,如今同样市场动作频繁。与华为哈勃相似,华登国际投资项目大多也是A轮或者Pre A轮。目前,华登国际投资的企业中已有119家成功上市,其中半导体公司占据行业半壁江山。

除了老牌华登,新秀哈勃之外,近年来同样有大量创投机构崛起,其中北极光资本,华山资本,武岳峰资本,临芯资本,深创投,上海科创投等都在半导体领域持续深耕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
(2021年部分风投机构 半导体 投资项目)

除了风投以外,产业基金对半导体同样雪中送炭。9月22日, 小米 产业基金投资自动驾驶芯片公司黑芝麻智能,帮助其完成数亿美元的战略轮及C轮两轮融资。战略轮及C轮融资投后估值近20亿美元,黑芝麻智能正式步入超级独角兽行列。黑芝麻智能是全球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引领者,成立5年来,先后发布了华山系列2代4颗高性能自动驾驶计算芯片产品,今年发布的华山二号A1000Pro已经拥有106(INT8)-196(INT4)的超大算力。

(黑芝麻智能发布的自动驾驶计算芯片A1000)

如开篇所陈述,小米产业基金在一周投资了两家公司,其速度不可谓不快。有人给小米长江产业做过计算,它一月平均要投资三家企业。成立4年来,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已经累计对外投资接近40家半导体公司。

在大量投入时,许多投资也已经陆续开花结果。哈勃投资思瑞浦3年过去,持股市值超过26亿元,两年回报35倍。上周,哈勃投资开始减持,此次拟减持不超过16万股,预估套现规模约9000万元。

从风投到产业基金,当半导体技术在一步一步往前跨越时,雄厚的半导体资本池和投资循环正在国内成熟。

半导体投资:做时间的朋友

众所周知,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核心在于不断创新,而半导体产业具有有高投入,长过程,高风险的特点,由于投资半导体产业的回报周期较长,这也使得在此前的时间中,半导体企业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。

动辄上几亿的资金投入甚至已经达到一个公司的总资本,企业经营难以支撑,从实验室走向市场更是奢望。通过风投,甚至产业基金的帮助,半导体与“伯乐”同行,共同克服投资周期大,风险成本高的难题。

另一方面,在投资内部,国家大基金的成立也给风投机构做了良好的引导,更多的社会资本已经参与到产业投资里来。云岫资本曾在2020年报告中提到,过去一年的半导体领域,涌现出很多融资额超过5亿的大案子,这在半导体发展历史上十分罕见。历史上的大额融资,往往需要政府力量来投入,但是过去一年的大项目中,资方更多是民间资本。

除了满足资本需求之外,VC,产业基金,甚至并购的进入促进了产业要素的流动和配置,拉动了产业集群的发展。有远见的投资能够发现资源,促进生产要素迁移。

半导体属于人才,技术密集产业,在发展过程中形成集群。先后集群在土地,政策,产业链出现不平衡,而投资力量可以促进集群间资源流动。在先集群在产业迁移时,向更专业化和更高附加值方向转变,催生更高效的协同模式。廉价的生产要素可以流动到后发地区,这样便可以提升半导体发展的效率和可持续性。

狂热的市场背后,同样需要警惕投资陷阱。周期长,退出通道有限,一次成功的投资并不容易。如今,半导体产业已经成为我国最热门的行业之一。在资本的主力下,相关企业的融资环境和人才待遇已经大大改善,但是仍要避免炒热钱和地方不当竞争的消耗,也要避免人才流失和资源分散。

投资是长期行为,成功并不一定总能降临。高瓴资本张磊阐述过这样一个观点:在长期主义之路上,与伟大格局者同行,做时间的朋友。

这句话非常适合半导体。

『本文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』

Baidu